那一夜,我們追逐著流星~記獅子座流星雨(陳昭名著)

  想起幾天前和流星的邂逅,仍然有種說不出的激動,是的,我曾經看過滿天的流星,像一場雨,在像一場初冬夜堛滿A不願醒來的夢。

  這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呢?我和這樣的流星雨相遇。該從工作上的插曲說起吧!十月初,我的工作有了異動,外派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也因此認識了一位特別的朋友--黃祈雄大哥。在天文愛好者圈子堙A他相當的有名氣,將個人網站經營的有聲有色,和大家分享他熱愛的貝殼與星空,百萬人次的造訪,說明他的用心,以及觀星族與貝友們的認同,一個熱愛著自然與家庭的好男人,是我現在的同事。

  「孟母三遷」的故事,說明了環境對人的影響,我遇上了一個熱情的人,天天和我分享星空的故事,隨手拿起一張再生紙,輕易的就將天體的運行,甚至天文現象始末講解的栩栩如生,不知不覺中,我會多
看夜空幾眼,想像著蒼穹之上銀河之外的無邊無際。耳濡目染中,我很早就知道有獅子座流星雨即將來訪,十一月十九日的凌晨,近幾年來最壯觀的流星雨暴的極大值,將在台灣天空閃亮登場。於是我陷入了天人交戰,畢竟第二天是上班的日子,能不能如預測般的見到流星雨暴也說不得準,只是在每天上班都有機會複習獅子座流星雨消息的情況下,終於,我放棄了掙扎,遞了假單背起行囊,到南方追逐睽違已久的流星雨。

  向晚的嘉義民雄,天空晴朗的讓人忌妒。朋友的房東知道一個男孩為了看流星而南下,雖然搖著頭笑我的傻,卻也和熱烈和我們討論在那堿搰P星最好,甚至到了最後,他們竟忙著為兩個孩子穿戴起保暖衣物,準備和我們一同出發觀賞流星雨,真的是好可愛的人兒,總覺得他們是為怕我們迷路才臨時起意熱心的與同行,此刻的心中,有種不願說破的感動。

  開著車子在山路行進,我們在往梅山的路上找尋一處沒有光害的地方,後來,我們發現了中正大學聯外道路上的一座橋,一座沒有路燈的橋,雖然東邊的山遮住了視野,不過似乎已經是這附近的最佳地點了!停好車子將引擎熄火,耳邊剩下的是潺潺水聲和捨不得睡的蟲兒輕鳴,偶爾風吹過帶來樹葉沙沙的聲響,帶來初冬的涼意,躺在車頂,星子一顆顆羅列在天空,原來沒有月光的夜堙A點點的晶瑩也可以是耀眼的主角,此時一道流星從獵戶座劃過,讓徜徉在山林中的身心,平靜中帶著驚喜。我們開始滿心期待,傳說中流星雨暴的來臨。

  只是,很怪異的情形發生了,怎麼星星漸漸暗了。獵戶座著名的腰帶三連星不見了,天空最亮的恆星天狼星暗了,最後,連天剛亮都還看到的,像白熾燈泡般明亮的木星都不見了。是的,山區起了霧,我什麼都看不見了。此刻,黃大哥打電話過來,雀躍的聲音說著:「看到沒?有一道好長好長的綠色的流星,劃過半個天空呢!」台北的實況轉播,還可以聽到他電話旁有許多人發出「哇~~」的讚嘆聲!

我開始有了想哭的感覺。

我回答他:「我看到的比較特別,整個天空都被它埋起來了。」

  怎麼辦?總不能改成賞霧吧!就在這波流星雨暴要開始壯麗演出的時候,我們被迫轉進,到目前只看到三顆流星。車子又開回了省道,我們努力的找尋下一個地點,天下之大,難道沒有我們看流星雨的地方?省道上滿滿的路燈,讓天空分不清楚到底是霧氣,還是光害,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抬頭都看不到星星。此刻我的腦海浮現了一句名言:「與其咀咒光明,不如打破一盞路燈。」算了,這條路有幾百盞的燈,還是不要想太多的好。從來沒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這麼討厭光。

  最後,我們決定往阿里山的方向碰碰運氣,希望在那堛黿筆畯怐滿A會是個「深遂而黑暗的未來」。隨著黃大哥的台北星空實況報導愈來愈密集,許多流星不要命的演出以及喝采驚呼聲,透過基地台傳到了我的手機。我們車上的氣氛也愈來愈凝重。我可以感覺到,開車的美少女隨著流星的瘋狂四射,神智也有些瘋狂了起來,最後,車子也跟著瘋狂了,我將頭探出窗外不停的告訴她:「對!就在前面!加油!」相當神似警匪追逐過程的對話場景,有誰相信我們正在的努力追著星星呢?

  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於我們走向一條「黑暗的坦途」。所謂「夜路走多了,總可以看到流星。」就是在闡述這樣的道理吧!我們開始沿著山行,地勢漸漸變高,路燈變得稀疏,久違的星子似乎又重新明亮了起來,信心也重新燃起,不知道開了多久,到了一個台地,幾盞燈照亮路旁的告示,「半天巖紫雲寺」是上面的字。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?我不清楚,現在腦子堸ㄓF看流星的念頭外,已經放不下其他的東西。只是這堹u的可以看到流星嗎?看著停滿的車子,還有烤香腸、玉米、魷魚的小販,加上我對中國人民族性的認知,我相信我們的到了正確的地方。

  果然,上了紫雲寺的階梯,我看到滿山的人,遍地的人群就這樣躺在草坪上。是的,我們終於到了,我感動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找塊草地,我們舒服的躺著,我們的位置其實是相當奇怪的,由於還是有幾盞路燈的影響,我們最後躺在三四層樓高神像的腳邊,由仁慈的菩薩為我們遮去路燈的光芒。只是,天空也因此只剩下眼前不到九十度仰角的天空,我們安慰著彼此,是的,我們該知足了。才躺下沒多久,還沒有適應黑暗環境,已聽到大家的歡呼聲,原來,一顆火流星不等我們就定位,倏地劃過了天際,留下久久不散的流星痕,我們不禁跟著叫了起來。還來不及反應平復驚喜,緊接著幾道流星不約而同的出現,拖著光痕與煙跡,看了左側卻又漏了右邊,迅速的眼睛掃描一遍發現竟是流星的分列式。從一點半到二點半這一個小時堙A流星多到已經不知該如何數起了,甚至還有劃過木星後爆開,如同煙火般的閃亮流星!我開始捨不得眨眼,貪心的想把每道燦爛,留在記憶中珍藏。身旁不認識的觀星朋友的對話,也是有趣的緊,有位老先生問著老伴:「已經算了七十幾顆了,還要算到什麼時候。」有賭場失意的說道:「讓我中幾次這樣的數不完的『三星』就好了。」也有人
打手機跟朋友炫耀:「要不要許願,我分你二十顆,夠意思吧!」許多溫馨而令人莞爾的對話,我聽著,笑著。天氣相當的寒冷,我和朋友早就打著哆嗦,可是在這樣的時刻,誰都不忍先說出離開的話語,因為很有可能,這是一生一次的難得。而且幸運的,我們一同分享這一道道,紅色綠色藍色的,夢幻般下墜的星子。

  幾年前的獅子座流星雨,因為在部隊中服役,身心的不自由讓自己無法欣賞來自外太空的亮麗,於是,在這樣充滿驚奇的夜堙A我有種不能言喻的幸福。能夠自由的朝著自己目標追求與努力,也追逐自己的夢,感覺真的好棒!或許,我看到的不只是流星,還有著一份對自己的期許。

  到了凌晨三點,人群漸漸散去,氣溫也冷得不像話了。決定再看一顆明亮的流星當成告別的Ending吧!但是後來我們發現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每次一有撐不下去的念頭,一道流星又會帶著咒語,讓每個人的目光離不開這充滿驚喜的天空。於是,欣喜與疲憊交集的我們只能堅決的告訴彼此,「回家吧!不要再撐了。再撐就要看日出了!」下山回到了溫暖的宿舍,已經是凌晨四點的事了。

  看了上百顆流星,有人問我是不是許下許許多多的願望,在這次難得的「年終流星大放送」。我笑著搖搖頭,我已經夠幸運了,許多事情能夠盡其在己,照著耕耘與收穫的規律在走,我只許下了一個心願,在那顆劃過在三分之二天際的流星,飛過我頭上的時候,當然,我不打算告訴你,不過可以確定不是許下「世界和平」就是了。^_^

by jau. 2001/11/27


 

回首頁(Home)回上頁(Back)